貫徹落實新時代新發展要求推進社區社會組織高質量發展——《培育發展社區社會組織專項行動方案(2021-2023年)》解讀

2020年12月7日,民政部辦公廳印發《培育發展社區社會組織專項行動方案(2021-2023年)》,部署從2021年開始,開展為期三年的專項行動,推動社區社會組織高質量發展,在基層治理中更好發揮作用。專項行動是為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落實《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改革社會組織管理制度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等文件要求,面向新時代基層治理任務而作出的重要工作安排。我們要深入領會中央精神,高度重視社區社會組織培育發展和規范引導,認真落實好專項行動方案各項要求。

一、社區社會組織工作的重要性和面臨的新形勢新要求


社區社會組織是由本社區為主的社區居民、駐區單位發起成立,在城鄉社區開展為民服務、公益慈善、鄰里互助、平安建設、文體娛樂和農村生產技術服務等活動的社會組織。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黨中央多次強調在基層治理中發揮好社會組織作用,多次在相關領域工作文件中提出具體要求。我們之所以要高度重視社區社會組織工作,意義主要有以下方面。


第一,社區是人民群眾生活的家園,做好社區社會組織工作有利于夯實我們黨的基層執政力量。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我國14億多人口中的很大一部分分布在城鄉社區。只有花大力氣把社區、鄉村、家庭等最基層的工作做好,把億萬人口有效整合起來、組織起來,才能持續形成人民群眾緊密團結在黨的周圍的政治局面,形成我們黨最堅實的執政基礎,形成為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勝利而團結奮斗的強大力量。社區社會組織具有鮮明的“社區”特點,是社會組織中最通民心、最接地氣的一類。通過社區社會組織參與社區議事、管理社區事務、參與和享受社區服務,最直接地體現著基層群眾的志愿性和參與性,體現著人民群眾對美好的物質精神生活的向往。這種聯系群眾的廣泛性、組織群眾的便利性、服務群眾的直接性優勢,是其他社會組織有所不及的?;鶎狱h委政府以社區社會組織為紐帶持續加強對社區群眾活動的引導和支持,可以有效傳遞黨的方針政策和關懷溫暖,進一步緊密團結社區群眾、鞏固黨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

第二,新時代對基層治理提出更高要求,做好社區社會組織工作可以有效提升基層治理能力。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黨中央對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多次作出明確要求。比較于傳統的“社會管理”,“社會治理”更加重視社會各方面的參與和利益表達,重視人民內部矛盾的有效預防和化解,重視推動政府治理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十九屆四中全會著眼于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遠景目標,進一步明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要求。十九屆五中全會再次強調“發揮群團組織和社會組織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暢通和規范市場主體、新社會階層、社會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參與社會治理的途徑”。隨著社會治理工作重心和管理服務資源向基層下沉,社區治理和服務精準化、精細化要求越來越高,在加強城鄉社區治理和服務體系建設、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加強基層社會治理隊伍建設、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等一系列工作中,必然要求將更多適合的事務交由社區社會組織承擔,也就要求進一步提升社區居民的組織化程度、強化社區居民自治能力和水平。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調研北京市草場四條“小院議事廳”時強調,“居民的事居民議,居民的事居民定”。以社區社會組織為載體推進完善群眾參與基層社會治理的制度化渠道,有利于增強社區居民的歸屬感和主人翁意識,推動居民真正成為基層治理的有生力量,形成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切實提升基層治理效能。

第三,基層社會治理是民政部門的基本職責,培育發展社區社會組織是做好新時期民政工作的一項重要抓手。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對民政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民政工作關系民生、連著民心,是社會建設的兜底性、基礎性工作”,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加強對民政工作的領導,增強基層民政服務能力”,要求各級民政部門“更好履行基本民生保障、基層社會治理、基本社會服務等職責”。社區社會組織一頭連著基層黨委政府,一頭連著萬千社區居民,是居民群眾參與基層協商、實現基層民主的有效渠道,是社區管理服務的重要力量,是社區公益慈善和志愿服務的重要主體,是服務社區老人、兒童、婦女、殘疾人等特定群體的重要力量,也是基層群眾矛盾糾紛化解的重要載體。社區社會組織與民心、民生、民情息息相關,與民政部門基本民生保障、基層社會治理、基本社會服務職能息息相關。做好社區社會組織工作,對于基層民政部門拓展服務力量和服務手段,履行好聯系群眾、服務群眾的部門職責具有重要意義。

二、處理好社區社會組織工作的若干關系,不斷提升社區社會組織發展質量和實效


進入新時代新發展階段,培育發展社區社會組織必須堅持系統觀念,科學把握好工作中的若干關系,推進社區社會組織質量穩步提升,參與基層治理彰顯實效。


一是處理好黨委政府引領和社區群眾主體的關系。黨的十九大指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強調“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治理體制”。社區社會組織工作必須堅持黨委領導、政府主導和社會協同、公眾參與的有機統一,這是由基層治理的目的和社區社會組織的特點決定的。一方面,基層治理是黨帶領人民群眾共同開展的治理實踐。社區社會組織只有在基層黨組織的領導下才能保證方向正確,居民自治只有與政府治理形成良性互動,才能確保將群眾積極性有效凝聚為國家治理能力;另一方面,社區社會組織不是基層政府的附屬機構,而是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務的組織形式,其主體應當是居民群眾,其活動本質應當體現居民的意志和需求。只有做到群眾發起、群眾參與、群眾受益,才能真正調動居民群眾積極性,形成社會參與的有生力量。因此,推進社區社會組織工作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政府部門著重做好方向引領、資源協調和專業指導等支持工作。既不能將社區社會組織工作簡單視為群眾自娛自樂而不投入管理資源、不予以引導支持;也不能越俎代庖,以行政命令代替群眾志愿、以政府管理替代居民自治,阻礙群眾自我組織和志愿參與的積極性。

二是處理好發展數量和發展質量的關系。近年來,在各地培育發展工作推進下,社區社會組織數量持續發展,2020年底各地民政工作綜合評估材料顯示總量已超過百萬。但總體看,目前我國社區社會組織還存在總量不足、東中西部發展不均衡、公益性組織占比不高、群眾參與不足、作用發揮不充分等問題,整體發展質量還不高。隨著我國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社區社會組織工作也必須樹立科學的目標導向,推進數量和質量的協同發展,以高質量發展助推基層治理水平提升。各地工作中,既要持續推進孵化培育工作,以一定的數量為質量提供必要的工作基礎;更要結合本地區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和管理能力,通過有規劃、有側重地加以引導,調整結構、優化布局,發展更多社區治理和服務所需的服務性、公益性、互助性組織,避免簡單追求數量的做法。要通過切實完善社會力量發展和發揮作用的機制,提升基層群眾組織化程度、推動增強夯實基層治理的基礎,不能將增強基層群眾組織能力和參與能力的長期工作,簡化為增加社區社會組織數量的短期任務。

三是處理好組織發展和作用發揮的關系。2016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改革社會組織管理制度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明確指出,“充分發揮社會組織服務國家、服務社會、服務群眾、服務行業的作用”。社區社會組織培育發展同樣要以“四個服務”為目標定位,才能符合時代的需要、得到社會的認可。必須清楚認識到,社區社會組織的建立和成長只是培育發展工作的表現,發展的最終目標還在于發揮其在社會治理中的積極作用。培育發展工作的內容也不應止步于組織的孵化培育和登記在冊,更重要的是建立起支持社區社會組織提升能力和發揮作用的機制。按照五中全會精神,暢通社區社會組織參與途徑,引導社區社會組織在社區協商、公益慈善、社區文化、社區管理和居民服務等方面更好發揮作用,做好黨和政府聯系群眾的橋梁紐帶,把黨的決策部署延伸為群眾的自覺行動,把黨的關懷送到群眾中去,更多為群眾辦好事、解難事,切實提升居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參與感,推進社區居民共同參與社區治理的實效。

四是處理好典型引領和補齊短板之間的關系。近年來,各地按照中央要求并結合本地實際,在“三社聯動”、“社區社會組織參與基層社會治理”等方面開展了試點,在提煉經驗和總結模式的基礎上,很多地方形成了本地的先進典型,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但也要看到,我國社區社會組織管理發展整體還處在初級階段,基層基礎比較薄弱,在制度成熟、組織健康、作用明顯等方面距離黨中央關于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的要求還有很大差距。一些地方培育扶持政策落實不足、專業化指導和規范化引導不夠、農村社區社會組織發育不足;一些地方協調力度不足,沒有充分調動好各方面的資源和積極性;一些地方投入資源還比較粗放,在購買服務資金的績效管理、孵化基地的建設和運行規范、社區社會組織重點發展類型等方面精細化工作還做的不到位。針對這些情況,下步工作中,既要充分肯定和總結取得的成績和經驗,發揮好典型示范的作用;更要沉下心來,著力固根基、揚優勢、補短板、強弱項,以培育發展、能力提升、作用發揮為重點,更加科學投入資源,推動工作以點帶面、長效發展。

三、加強組織,扎實推進,做好專項行動各項具體工作


《方案》具體部署實施四項工作“計劃”,從培育發展、能力提升、作用發揮、規范管理四個方面對社區社會組織下步工作作出安排。各地要充分領會四項工作計劃的內涵,切實加強組織領導,制定好本地區落實方案,細化實化工作措施,完善工作機制、積極爭取支持、強化部門協同、加強宣傳引領和督促指導,分步驟、有重點地推進相關工作,將專項行動的具體要求落到實處。


一是實施好“社區社會組織培育發展計劃”。各地要把社區社會組織培育發展工作納入城鄉社區治理總體布局,加強統一領導和統籌協調;要結合民政領域“十四五”有關規劃編制工作,制定本地區社區社會組織發展規劃;要深化推進社區社會組織支持平臺建設,依托樞紐型、支持型社會組織等平臺為社區社會組織提供各類綜合服務和指導支持;要進一步落實培育發展資金和項目,拓展社區社會組織資金支持渠道;要按照鄉村振興工作要求,推動政府和社會資源向農村社區社會組織和服務項目傾斜。力爭到2023年,社區社會組織在結構布局上進一步優化,服務各類特殊群體的能力進一步增強。

二是實施好“社區社會組織能力提升計劃”。各地要統籌社區、社會組織、社會工作力量,制定培訓計劃,培養社會組織工作骨干隊伍;要依托服務項目加強引導,推動社區社會組織強化項目意識和執行水平,加強品牌建設;要會同相關部門推動管理、服務資源下沉,推動社區社會組織提升社區應急、防疫、平安建設、生活、文化等專業服務能力。通過加強工作指導和統籌協調,力爭到2023年,社區社會組織參與相關領域治理、提供專業化社區服務的能力進一步提升,成為居民參與社會治理和社區服務的有效載體。

三是實施好“社區社會組織作用發揮計劃”。各地要加強組織,通過動員社區社會組織開展“鄰里守望”系列社區志愿服務活動、“共建共治共享”系列社區協商活動、“共創平安”系列社區治理活動、“文化鑄魂”系列精神文明創建活動等主題活動,引導社區社會組織在提供社區服務、擴大居民參與、培育社區文化、促進社區和諧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力爭到2023年,居民通過社區社會組織參與社區生活、享受社區服務更加廣泛,對社區社會組織的感知度和認可度進一步提升,社區社會組織服務領域進一步拓展,服務質量進一步提升,成為推進城鄉社區治理的重要力量。

四是實施好“社區社會組織規范管理計劃”。各地要進一步指導街道(鄉鎮)黨(工)委和城鄉社區黨組織落實黨建責任,落實分類登記管理要求,探索建立城鄉社區黨組織與社區社會組織定期聯系制度、社區社會組織開展重大活動報告制度、社區社會組織工作評估評議制度、社區社會組織信息公開制度等一系列制度安排,細化工作規程。力爭到2023年,形成比較成熟的社區社會組織工作機制,社區社會組織管理、指導和服務更加有效,社區社會組織發展既充滿活力又健康有序。

av精品